全国免费电话:028-61076369

护理知识

“毒保姆”得惩,“保姆慌”何解

  一边是“毒保姆”让人心慌,一边是“保姆荒”让人着急,这种由“毒保姆”“保姆荒”而引发的社会“保姆慌”情绪,到底该如何纾解?

  为了赚“快钱”,保姆陈宇萍受雇照顾97岁老人,却在当天就给老人喂药致其昏睡,并扼颈致老人死亡。2015年发生在广州番禺区的“毒保姆”案备受关注。据报道,1月30日下午,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向大会作法院工作报告时透露,法院已于2020年5月“对故意杀害被看护老人的‘毒保姆’陈宇萍执行死刑”。

  2017年11月15日,陈宇萍故意杀人案二审维持原判。

  虽然被发现的“毒保姆”都得到了应有惩罚,但人们的“保姆慌”似乎并没有因此停止。近年来,“毒保姆”事件发生不少且都已得到严惩,但不得不说,类似事件仍在上演。比如就在陈宇萍执行死刑前后,江苏83岁老人被保姆闷死一事又引发社会关注,涉事保姆虞某随后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。

  与此同时,“保姆荒”也困扰着不少城市家庭。近日,有报道称,临近农历新年,用工荒似乎再一次周期性地出现。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,一些城市出现了“保姆荒”,一样让人心里发慌。

  其实,我们应当看到,“毒保姆事件”固然对当事者、家人造成了伤害,给社会带来了恶劣影响,但作恶者本人也被及时严处。客观而言,这些极端事件毕竟只是个案和偶然,保姆业总体的素质仍值得可信,更多的保姆有着清晰的道德和底线,大可不必因噎废食,因个别而否定整体。

  同时,为了尽量减少和避免“毒保姆”对家庭老人、小孩的伤害,最好还是选择正当的雇佣渠道。如尽量选择正规的家政机构。家政机构毕竟是专业平台,可对保姆的来路、性格、能力等进行必要审查或培训,尽可能剔除掉不合格的从业人员,减少发生伤害的可能;而一旦发生纠纷,雇主也可向平台维权,减少麻烦。

  另外,要尽量克服一雇了之的简单思维。“好保姆是训练出来的,更是监督出来的”“熟人也需三分远”……这些话传递出的经验告诉我们,人都有一定的惰性,及时监督可以减少这些人性弱点的呈现。以去年江苏“闷死老人”事件为例,雇主已经发觉此前的保姆有问题,才安装了对准母亲床头的摄像头,但由于换了所谓的熟人保姆,就放弃了必要警惕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

  需要承认,“毒保姆事件”时有发生,说到底还是时下家政保姆行业发展不充分、相关监督管理制度不完善的凸显和折射。要解决困扰,还得从加强行业规范、提高保姆从业准入门槛、强化职业培训和认证等方面入手,从根本上完善制度安排,提高保姆业的可信赖指数。

  此外,从此前多起保姆恶性事件的发生成因看,都或与个人极端人格倾向有关。如广东韶关“毒保姆”何天带、杭州纵火案保姆莫某晶,都是由于家庭等原因,存在人格缺陷,从而在保姆服务过程中,与其他因素巧合作用而最终实施极端行为。这也再一次警示人们,虽然保姆在大城市仍“一人难求”,但在筛选时,做好背景筛查,把好“入口关”,至关重要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20 成都格正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 蜀ICP备01747455    咨询热线:028-610763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