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免费电话:028-61076369

行业动态

杭州保姆纵火案:女主人死前2次电话求助 未被接

火灾后,小区业主自发组织悼唁活动,草坪上逝者照片前摆满了花圈、花束、蜡烛。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 摄

6月22日,航拍发生火灾的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,现场一片惨状。火灾导致该户女主人及3名小孩死亡。 图/视觉中国

6月23日起,杭州一直下雨。整座城被乌云笼罩,先是毛毛细雨,紧接着大雨倾盆。上城区鲲鹏路的蓝色钱江小区里,草坪上搭建起一个灵堂。

深蓝色顶棚下,两只白色灯笼在风中飘摇。正中一张桌子,烛光后,放置着一张女主人照片,长发披肩、笑容温婉;还有一张三个孩子的合影,兄妹三人头挨着头,对着镜头甜笑。

火灾当天傍晚,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,“经公安机关调查,(蓝色钱江小区火灾)明确为一起放火案件。该户保姆莫某晶(女,34岁,广东东莞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,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”

从广州赶回来的户主林生斌,想不通他们平素善待的保姆为什么会这么做。他们给保姆送童装,保姆说要在老家买房子,他们还借10万元钱给她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位名叫莫焕晶的保姆,曾在东莞老家流连赌场,身陷高利贷漩涡。

6月22日早晨5点20分左右,住在蓝色钱江小区2幢2单元的夏芸(化名)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。打开房门,一个邻居冲她喊,“着火了着火了,快点下楼!”夏芸吓得一激灵,赶紧跑回卧室,喊家人逃命。

一家人顺着楼梯从13楼跑下去。到楼下往上看,夏芸记得清楚,1单元18层起火了:“火势已经很大,朝江面吐着火舌,里面冒着浓烟。”

大约同时,另一位住户汪岳(化名)也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,随后跑到楼下。楼下聚集了很多人,都在议论1单元18楼着火了。他一惊,是不是自己的朋友林生斌家?他跑到1单元门口想看个究竟,被维持秩序的保安拦住了。

此时,汪岳见到了林生斌家的保姆莫焕晶,“头发很湿,衣服也有点湿,鼻子里边都是烟煤,手上拿着个榔头。”

莫焕晶用带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告诉他,家里着火了,女主人朱小贞让她出来报警,朱小贞自己则去救家里的三个小孩。

许多邻居都见到莫焕晶当时的样子,穿一双粉色拖鞋,碎花睡衣短裤,头发披散在肩上,正在和警察讲话,没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。

据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官方微博,5时07分,杭州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报警,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起火。

汪岳回忆,火被扑灭后过了约半个小时,四具尸体被消防员抬下来。“我站在单元门口,看着尸体从眼皮底下一具一具拉走,心里非常难过”,他说。满怀着痛惜,汪岳按照家乡的风俗,捏了捏每个小孩子的脚。

一位在场的邻居说,死者应该是被浓烟熏死的,四具尸体没有直接烧过的痕迹,而是被熏得黑黑的,“脸上全是黑灰”。

事发后,浙江消防部门通过当地媒体证实了这一点,消息称,起火点位于客厅,四位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是距离客厅最远的小女孩房间,该房间并没有过火。

当消防员到达小女孩房间时,房门关闭。打开房门,里面黑烟滚滚,“三个小小的身体躺在妈妈身边”,有消防员哭了。

消息提到,死者的上方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扇窗户。新京报记者跟随该小区一位同户型业主去家中查看,这个房间位于整套房子最北侧,面积约二十平米,窗体较窄,约一臂宽,窗户一侧有电动开关,按下后窗户会缓缓向外打开,但仅能张开较小角度,按照浙江消防的说法,“浓烟飘散极为困难”。

林生斌的母亲哭诉,一位住在对面楼的邻居说,起火时她曾听到从这扇小窗中传来男孩的喊声,“救命呀,救命呀”。后来,这个声音就断了。

林家的邻居兼好友贺亮(化名)非常后悔。贺亮告诉新京报记者,平时两家人关系很好,经常带着孩子一起玩。他的手机显示,起火当天早晨5点08分,朱小贞曾给他拨过一通电话,但当时他睡得正香没接到。朱还给另一位邻居也拨了,同样未被接到。

蓝色钱江小区位于钱塘江畔,是杭州城里最高档的住宅之一。林生斌家面积360多平米,有四间卧室、两个客厅,还有一个专门的保姆间和保姆电梯。按照市场价,这套房子价值约2000万。从开阔的客厅阳台向外看,就是钱塘江。

住在这个小区里的都是富人。汪岳说,业主以做生意的居多,“富二代很少”,大家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。他的朋友林生斌是福建人,父母都是农民,他做服装生意,“靠着杭州这个电商之都发了家”。

另一位经营餐饮企业的邻居潘成(化名)说,林生斌和自己一样,都是白手起家,刚做生意时,“没像样的鞋,没像样的床,五年前还不知道奢侈品长什么样。”

林生斌的母亲告诉新京报记者,儿子高中就出来打工,虽然读书少,但“脑子很厉害”,很会做生意。他初来杭州,在老乡开的理发店当学徒,儿媳妇朱小贞在杭州卖女装,有一次来店里理发,和儿子坠入爱河。

结婚时两人都很年轻,林生斌26岁,朱小贞24岁,婚后一年就生了个儿子。林母说,当时经济条件很差,房子是租的,她帮儿媳妇一起带孩子。两年后孙女出生,家里条件改善了些,买了个小房子,还请了阿姨帮忙,“那个时候请阿姨(一个月)只要1600块钱。”

又过了两年,小孙子也出生了。原来的房子住不下,生意也做大了,小两口决定卖掉原来的房子,换成了蓝色钱江里的豪宅。之前的阿姨因故辞职,去年,朱小贞通过上海的一个家政公司雇了莫焕晶。

林生斌经营着几家服装公司,旗下一个童装品牌叫“潼臻一生”,前两个字在大儿子、女儿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,“臻”和朱小贞的名字同音,“生”则取自林生斌,潼臻一生,“同贞一生”。

潘成说,自己媳妇总夸林生斌帅,“像电影明星”,朱小贞很有气质,简直“有点不食人间烟火”。林家小名叫阳阳的女儿完全继承了父母的颜值基因,还曾给这个品牌当过小模特。

林母说,孙女阳阳一直在学芭蕾,跳得很好,平时她常翻看孙女跳舞的视频和照片。大孙子在学弹琴,她略带骄傲地指点着自己的肩膀、胳膊、腿,“放这儿弹的,放这儿弹的”,比划着就哽咽起来。

老太太还记挂着儿媳妇的好。逢年过节,儿媳妇都会给自己买礼物。儿媳妇常对她说,“妈,你们以前很辛苦,现在该享享福了,孩子也上幼儿园了,没那么累了,你年纪也不大,多出去玩一玩。”

汪岳也认为朱小贞是“绝对的贤妻良母”。他向新京报记者回忆,去年有一次,大家都在小区的泳池边玩,林家的大儿子淘气,往水池里扔了一颗小石子,不小心砸到了一个女人的头。那个女人破口大骂,“像泼妇一样”,骂完孩子骂朱小贞,但朱小贞一句都没回嘴,最后还是汪岳看不下去,把朱小贞他们叫开了。

被悲剧重击后,林父嗓子几近哭哑,林母的血压也升了上来。两位老人已经几夜没睡觉,困极了就靠在灵堂里的折叠椅上打个盹儿。

他们记得,最后一次见到三个孙子,是在一周多前。林父骑电瓶车摔了跤,儿子一家人过来探望,三个孩子“这个抱一下,那个抱一下,都亲一下”,“看着一天长高一天,心里很高兴”。

林生斌成了世界上最伤心的人。火灾发生时他在广州出差,接到电话赶回来时,他和美丽妻子、三个可爱的孩子已阴阳两隔。这个崩溃的男人搂着妻子的尸体泣不成声,他说,当时妻子眼中竟然也落泪了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20 成都格正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 蜀ICP备01747455    咨询热线:028-610763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