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免费电话:028-61076369

行业动态

有保姆“脚踩多船”报多价,最高差50%!市家协

周到、新闻晨报记者近来调查发现,后疫情期间活难找,不少保姆“脚踩多条船”,在多家家政公司同时报多个价,其中“一人多价”最高相差50%!市家协副会长肖卫平对此提醒:当心“一女多嫁”花冤枉钱,找保姆“人比三家”没错。

来自沪上最大家政群--千人家政群的消息,疫情得到遏制后,从4月中下旬开始,春节前返乡保姆大量返沪。截止5月底统计,除了不再打算重返上海做保姆的外来务工人员外,超8成返乡保姆已经返沪,返沪保姆人数已经基本达到往年正月十五后返沪保姆人数。

“特别是五一节之后,入沪保姆数量日渐增多,进入5月中旬后,保姆源源不断返沪,持续了3个月左右的缺保姆现象已经得到改变。”接受采访的家政公司证实,目前保姆供应数量已经能够基本满足市场需要。

采访孙贝、四鹏、纾途、人人等多家家政公司后记者了解到,多数家政公司现已“门庭若市”,不少保姆在家政公司坐等雇主上门。人人家政告诉记者,除了返沪保姆,新来保姆也较往年略有增加。“往年5月份保姆来沪人数已过高峰,但今年不一样,今年这个时候正处于保姆返沪高峰,估计到6月末保姆入沪数量才能保持基本稳定。”

虽然保姆们满怀希望来沪找工作,但未必人人都能找到满意的工作。进一步采访记者得知,有近半新近入沪钟点工接单不足,有的钟点工“半工半休”,一天只在一二户雇主家干活三四小时。多位在普安家政坐等找活的保姆反映,并非她们有活不愿意做,或找活挑三拣四,实在是因为来找保姆的雇主不多,没活干她们只能坐等着。

在该家政公司等候工作的顾阿姨告诉记者,五一节之后她从江西老家来沪,原先以为疫情高峰过后,上海家庭保姆需求量会大增,没想到五一节过后生意依然“不温不火”,近20天中只找到2份活。“现在我每天上午干完活,下午来公司‘抢单’,在家政公司坐等‘抢单’,要比在家等容易接单。”

千人家政群统计显示,不但不少钟点工工作量不足,部分钟点工、住家保姆来沪多日至今没接到单。

“正是因为后疫情期间活难找,近期家政市场才出现‘一女多嫁’‘一人多价’情况。”肖卫平分析,以往也有保姆为了找工作或多赚钱,会同时与多家家政公司联系,但近期“脚踩多条船”的保姆人数增多,且联系的家政公司之多、在不同家政公司报价差距之大为近年来所没有过。

一位“嫁”了11家家政公司的保姆金阿姨自述,她来自安徽阜阳,在沪打工已经8年,今年春节前返乡过年,五一节后来沪。来沪之后发现原先的雇主已经换保姆,于是她决定重新找雇主。目前在杨浦区一雇主家做照顾老人的住家保姆,月薪5500元。而5500元离她希望的7000元左右月薪差距较大,于是金阿姨决定边打工边物色新雇主。

“我通过网上同时找了11家家政公司。”金阿姨认为,这种找工作的方法蛮好,就像很多企业员工边干活边考虑跳槽一样,直到找到满意的工作、满意的薪酬。

调查中记者还发现,但凡“一女多嫁”的保姆,在不同的家政公司都会有不同要价,而且要价差距不小。在6家家政公司同时应聘钟点工的刘阿姨承认,她在6家家政公司的要价分别为每小时30元、35元、40元和45元,而目前中心城区钟点工薪酬行情为35-40元/小时。

之所以这样报价,是因为刘阿姨考虑多重选择后,既有工作做又能赚更多的钱。“30元是在没有工作时不得已而为之的要价。35元和40元是大众家庭可以接受的价格,钟点工需要同时接单多户家庭,而45元主要是针对大户、老板、高管等高收入家庭的报价。”刘阿姨说。

肖卫平认为,保姆有选择雇主的自由,雇主有选择保姆的权力。当然保姆允许在多户家庭中选择,雇主也可以在多个保姆中挑选。但无论是保姆还是雇主,过多“嫁人”是家政市场不稳定的表现,不利于家政市场健康发展。而且“嫁人”多、“一人多价”差距大,容易造成市场混乱,出现矛盾纠纷,不利于保姆和雇主和谐相处。

为此肖卫平指出,目前家政市场供需矛盾,是因为疫情造成的暂时供需不平衡,保姆采取过激的“一女多嫁”、“一人多价”举动会适得其反,一旦被雇主发现会被认为不诚信,反而会丢掉“饭碗”,理性看待自己的工作能力、理性找工作才是明知选择。

肖卫平同时提醒,找保姆同样需要“人比三家”、“钱比三家””,否则容易花冤枉钱。“找规模和知名家政公司,支付适合市场行情的价格,同时留意保姆的工作情况,是找对保姆的正确选择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20 成都格正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 蜀ICP备01747455    咨询热线:028-61076369